Niebieskie Pudełko Tematy na forum Małe dziecko 购买英国真实文凭办理伦敦艺术大学毕业证成绩单【微信857767150】UAL文凭使馆第三方公证英国真实可查学历代办英国存档文凭修改成绩单GPA分数

购买英国真实文凭办理伦敦艺术大学毕业证成绩单【微信857767150】UAL文凭使馆第三方公证英国真实可查学历代办英国存档文凭修改成绩单GPA分数

Temat zawiera 0 odpowiedzi, i ma 1 odpowiedź, ostatnio zaktualizowany przez Zdjęcie profilowe shenghui5r shenghui5r 2 miesięcy, 3 tygodnie temu.

Oglądasz 1 wpis (z 1 wszystkich)
  • Autor
    Wpisy
  • #219046
    Zdjęcie profilowe shenghui5r
    shenghui5r
    Participant

    英国留学生买毕业证、文凭、学历认证办理《UAL毕业证》、《伦敦艺术大学毕业证》【请加微信857767150】本司专业为海外学子办理毕业证成绩单、文凭,学历、结业证、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学位证书样本等全套回国必须材料,代办研究生、本科、硕士学历认证、留信认证、美国教育部认证【100%真实存档可查】

    我们是一家诚信,负责为留学回国工作的留学生做认证的公司,只要您找我们,我们会跟您成为好朋友,在合作过程中您会发现我们的诚意,发现我们的责任心。本公司承诺所有毕业证成绩单成品全部按照学校原版工艺对照一比一制作,公司采用的是高端进口印刷设备和学校一样的羊皮纸张,保证您文凭证书的质量,可以提供钢印、水印、烫金、激光防伪、凹凸版最新版的毕业证、百分之百让您绝对满意!

    如果您是以下情况,我们都能竭诚为您解决实际问题:
    1、在校期间,因各种原因未能顺利毕业,拿不到官方毕业证;
    2、面对父母的压力,希望尽快拿到;
    3、不清楚流程以及材料该如何准备;
    4、回国时间很长,忘记办理;
    5、回国马上就要找工作,办给用人单位看;
    6、企事业单位必须要求办理的;

    正规化公司为海归提供回国相关服务:

    ◆全套服务:毕业证、成绩单、真实回国人员证明、真实教育部认证。让您回国发展信心十足!

    我们会根据您的实际情况,帮您选取最合适的方案,完善申请资料,填写申请并追踪进度,在最短的时间内帮你完成申请,专业解决各国留学生毕业证成绩单学历学位认证,更多关于”购买英国真实文凭办理伦敦艺术大学毕业证成绩单【微信857767150】UAL文凭使馆第三方公证英国真实可查学历代办英国存档文凭修改成绩单GPA分数制作文凭、学历、办理毕业证、仿制、本科、硕士学位、办理、教育部学历学位认证、结业证、成绩单、文凭、学历作假、fakediploma、伪造、本科学历、硕士学历、假文凭、假毕业证、假学历、证书制作、做英国文凭、假冒、仿制学位证书、样本、造假、购买、毕业证认证、学位证、使馆认证、模板、贩卖学历、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留信认证、出售学历、假文凭认证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 fake diploma”的问题【请加微信857767150】咨询

    ◆招聘代理:本公司诚聘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澳洲、法国、德国、新加坡各地代理人员,如果你有业余时间有兴趣就请联系我们,校园代理,报酬丰厚。真诚期待您的加盟

    看准了厂兄厂弟们的生理需求,李博(化名)在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厂区附近开了一家名为“爱爱乐”硅胶娃娃体验馆,在网上走红。其经营模式引发人们关注。
    有网友质疑,这家店合法吗?
    6月24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龙华监督局民治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暂未接到关于这家硅胶娃娃体验馆相关的投诉。这家店是用自己的硅胶产品,让别人来体验。“仅仅体验产品这种(行为),没有什么问题。”在体验过程中,如果有涉黄或其他违法的行为,可以向公安机关反映。
    工商信息显示,前述体验馆登记的名字是“深圳市龙华区爱爱乐成人用品店”,于2018年7月5日注册,注册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为成人用品批发零售,地址位于深圳市龙华区福城街道。
    爱爱乐成人用品店老板李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盈利不是他开这家店的第一目的,他更多是解决厂兄厂弟们的生理需求,引导大众,让人们有尽可能多的选择。
    一位有过妇产科工作经验的医生告诉澎湃新闻,他建议,使用前述共享硅胶娃娃过程中,尽可能佩戴安全套,并使用润滑剂。此外,店家应对前述硅胶用品和经营场所做好消毒,“使用酒精、84消毒液或紫外线消毒。卫生部门应该定期进行检测”。他提醒,质量合格的安全套,在正确使用时,使用者可以避免感染部分病毒。
    澎湃新闻注意到,爱爱乐成人用品店内店家在墙壁上贴有警告标语,“试用必须使用安全套”,试用需收取一定费用,188元/小时。
    有网友对这家体验馆的经营模式表示支持,称这家店“既解决生理问题,又解决了社会问题,挺好的。不过要注意卫生及客人隐私”。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丁金坤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法律对硅胶娃娃体验馆并没有明确规定,其经营行为不构成违法。但是否符合道德伦理,需要讨论。此外,卫生安全方面也值得关注。
    深圳Ai Ai Land:硅胶娃娃体验馆里的性与爱
    护打卡莫,拉呸扑荡。塔那卡莫,那呸他囊。哈替卡耶,卡呀扑荡。
    这是李博的微信签名,崇迪佛短咒。
    “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李博和我的对话中,多次提及“因果论”。他倒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硅胶娃娃体验馆?“爱爱乐”的老板。
    爱爱乐是国内第一家“大尺度办理,毕业证,文凭,成绩单,学历认证,留信认证,学位证,学历,本科,硕士,假文凭,假学历,文凭认证,”的租赁式性爱体验馆,自2018年9月开业至今,来“放松”的顾客已有上千位了。
    ?
    “爱爱乐”的老板李博。
    我去店里的那天,会客厅烟雾缭绕,茶壶烧得滋滋响,茶桌边还坐着两位熟客。
    “这些人现在都是我朋友了,没事就聚在这喝茶抽烟聊天。”李博一边摆弄着茶具,一边向我介绍大海和西哥。
    ?
    会客厅里,李博用茶水招待客人们。
    在刚要做硅胶娃娃体验店的时候,李博朋友圈里的生意人都不看好他。
    但现在一年半过去了。这个过程里,从一锤子、一钉子自己亲自搞装修,到在会客厅里用一杯茶、一根烟解开顾客的心结,李博有太多故事要讲。
    ?
    ? ? 欢愉之境 Ai Ai Land
    李博是湖北恩施人,他说自己的爷爷是巫医,外号“八木匠”,因为他跟了8个巫医师傅,又是个木匠。“我们那里建房子、取名字、犯邪症都要请巫师看看,他给别人治病不能白做,有条规矩就是要‘有来有往’,哪怕是一颗糖都可以。
    但是有那么一次,有个病人真是穷得惨,家里什么也没有,我奶奶见了也可怜,就从衣柜里翻出一块月饼,拿出房门递给这家人,这家人再带进屋里,我爷爷咬一口,这才算有了因果了。”
    而他的父亲,则是“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当了一辈子人民公仆”,现在退休了。李博将家里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父亲的勤俭。一家九口人,柴火灶大口锅,吃了许多年的土豆玉米,攒下的钱,被他的父亲拿去买了地皮。
    “盖第一幢房子的时候,我和我哥每天走15公里山路去背木料,背了半年,肩上都是老茧。像我爸说的,今天加块砖,明天加块瓦,这是种下因;迟早有个立足的地方,这就是结了果。”
    “爱爱乐”体验馆里的硅胶娃娃。
    上两辈人笃信的因果论,以及勤恳做事的风格,到李博这里也不例外。他13岁就去了福建打工,“进了黑心鞋厂”,每天在流水线上不分日夜地干活,下班后12个工友窝在一个小宿舍。“老板小气到什么程度呢?整个宿舍楼5层,底下水管关掉,只留一点点水冲尿槽,大便池一天冲一次。全厂一千多人,下班都半夜一两点了,大家还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去洗漱。”
    后来,他去了北京摆地摊,卖羊肉串,开饭馆,又辗转到深圳来卖豆腐,开披萨店,做中介,最后,就是开了这个“娃娃店”了。
    “爱爱乐”体验馆里的客人与娃娃。
    “咚——咚——咚——”钢梯被脚步砸出了节奏,李博停下了讲述,起身快步迎了上去,熟练地抽出一支烟,候在楼梯口往上等着递给韩哥。
    来时不言不语的韩哥,这会儿心情明显愉快多了,吹着轻快的口哨就下了楼。接过李博的烟,韩哥坐到了会客厅的沙发上,身子往后一撤,翘起了腿,一簇火苗点燃了烟。
    用一支烟热络感情,这是李博的会客厅里,再寻常不过的一幕。
    韩哥是“娃友(爱好并持有硅胶娃娃的人群)”,4月从老家返回“阔别已久”的深圳时,发现自己的娃娃因太久没有维护,硅油渗了一沙发。
    不仅有娃娃,韩哥还有妻女,不过,像他这样“有钱有家”的顾客,在李博的店里不占多数——爱爱乐的客人大多来自周边工厂,单身,收入不高,沉默寡言,他们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光顾爱爱乐,匆匆地体验,又匆匆地离开。就算架不住李博的热情硬是坐到了沙发上,他们也是掐着烟,低着头,听别人侃侃而谈,时而点点头,回避着一切的言语和眼神交流,等大家的对话到了一个寂静的句点,就会借口离开。
    ?
    爱爱乐门口挂着“女士、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告示。
    李博对这些不善言辞的顾客十分关注,看到他们,就会想起年轻时的自己。他们中的大多数早早就从学校出来,无一技傍身,想要糊口,只能去一条条生产线上,日复一日地高强度劳动,在温饱线上的挣扎,让他们无暇顾及发展与恋爱。久而久之,他们的生理和心理状态都会紧绷着一根线。
    李博太能理解这种感受了。考虑到这点,“爱爱乐”的选址定在了工厂附近。
    “爱爱乐”的店面不算高调,但却时常引来路人侧目。
    “爱爱乐”门脸不大,灯箱招牌上两位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有些褪色。拉开那道示有“女士、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磨砂玻璃门,从一堵瓷砖墙右边走进会客厅,迎面的一条霓虹灯带缠绕的旋转楼梯,便是通往欢愉之境的所在。
    ?
    往上走,别有洞天。
    二楼清冷而寂静,8个敞着门的房间溢出浓烈的香气,里头各自坐着一个硅胶娃娃,圆形弹床的边缘上,两条白色的大腿向门口张开,直截了当地刺激着来者的欲望。
    暧昧的灯光让走廊显得有些昏暗,每个房间都陈列着不同的诱惑,来客慢慢踱着步子,随心走进其中一间,扫过墙上的付款码,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便可享受买来的慰藉。
    ?
    店内一位男顾客。
    不过,硅胶娃娃的使用感,李博是清楚的,它们来自东莞的一家代工厂,每个的重量能有60、70斤,顾客普遍反馈“有些重”,摆姿势时也略显僵硬,和真人无法比拟。偶尔李博也会对顾客说:“兄弟,我知道体验不太好,但还请给个好评。”
    ?
    “爱爱乐”体验馆里的硅胶娃娃。
    ? ? 欲望的生意也有边界
    像“爱爱乐”这样的硅胶娃娃体验馆,在深圳已有超过10家,光是一个东北同行开的,就占了快一半。
    首先“吃螃蟹”的李博至今还没有第二家分店,不过他很淡定——去年下半年,他组建了团队搞研发,成员大多是海归硕博,其中还有一位是性疗愈师,团队正在研发生产的娃娃配备了“市场上没有的高精尖技术”,店里的娃娃也逐步地被替换为李博自己研发的产品,预计今年六月底就能完全“自给自足”;此外,两笔风投的可能加入,让李博相信自己的创业蓝图才刚刚展开。
    ?
    在二楼走廊抽烟的李博。
    不过,眼下的疲软又是不争的事实。
    疫情以来,店里的客流减少了2/3,我采访的两天,店里只有3位顾客消费。李博说,开张快20天了,“从来没见过这个季节,人一大把一大把往家里走”。
    此前生意最火爆的时候,爱爱乐一天最多能有70个顾客,店里连给人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客人排队时各玩各的手机,李博穿梭其中,不停地发烟,忙得团团转。今年春天,工厂招工大量缩水,许多老顾客已经没了影了。老刘就是其中一位久未谋面的熟客,50多岁,没单位要他,到现在也没来深圳。
    ?
    4月末的深圳街头,热闹正在逐渐恢复。
    老刘第一次来爱爱乐是在去年年末,因为怕被讹诈,老刘上楼转了一圈就下了楼,没敢体验。李博拉着他在会客厅里“歇歇”,陪他抽烟,请他有空来喝茶。过了几天,老刘第二次来,直接就上楼去了,直到天黑透,李博还没见他下楼。
    后来和李博熟络了,老刘拉起了家常:他老伴儿在老家带孙子,自己在工地上打工,白天累死累活,一到了晚上生理需求又挠得人心痒痒,“老头乐”他不敢找,怕被抓住了“老脸就丢了”。来爱爱乐体验过后,老刘觉得“这是我玩过最好玩的东西”。
    之后,老刘每次来都要玩三四个娃娃,但是李博考虑到他的收入,不允许他来得太频繁。
    ?
    客人消费后的娃娃。
    在老刘这个年纪,年轻的工友不尊重他,一般的消费场所也不欢迎他,亲生儿子更不可能听他倾诉生理需求。一个个问题像污垢一样板结在老刘心里,却在李博这里一扫而光。有一次,老刘带着药酒来找李博,喝上了头,直接对李博说“你叫我干爹吧”,李博又惊又喜。
    ?
    借着一根烟、一杯茶,李博解开了许多客人的心结。
    老年人隐蔽的性需求在爱爱乐得以一窥。除了老刘,还有一位来自梅州的“老先生”。
    老先生快70岁了,在观澜替儿子守着房子收租,跟老刘一样,第一次到李博店里也是先打探了一番,第二次来才拿了150块钱玩了一次。
    那时爱爱乐的体验价是158元,李博给老先生抹了零头。老先生人瘦得只剩骨架子,上楼时颤颤巍巍的,李博就跟在后面托着他,下楼时又走在他前面,以防他跌倒。后来李博在街上碰到了他,老先生也不避讳地打了招呼。
    ?
    店内一位顾客。
    但李博也不总是对客人有求必应。他遇到过高中生,穿着校服就猫进来了,他直接把人拦了回去。同样被拒绝过的,还有一位精神残疾的小伙——罗罗。
    罗罗20多岁,是爱爱乐对面楼麻将档老板娘的小儿子,但心智发育还停留在幼童时期,时常傻笑,说起话来颠三倒四。他不知从哪知道了男女之事,便两次三番到李博的店里要求玩娃娃。李博从未同意过,还对罗罗进行“思想教育”。他担心罗罗的性启蒙教育有偏差,又找到罗罗的母亲,让她管着儿子不要来自己的店里,但对方只是笑着挥挥手说:“没事没事,他能怎么样呢?”
    李博不安的是,他无法确定,罗罗一旦体验了性,这个因会带来什么果,更重要的是,“罗罗伤害别人是没办法定罪的”。
    ?
    店里一具报废的娃娃。
    李博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在会客厅一侧的单间里,堆放着五六具被顾客弄报废的娃娃,有的骨架从腿上戳了出来,有的身体被拦腰截断,还有的胸部被刀子割开。店员把她们的头颅拆卸下来,在天蓝色墙纸的衬底下,整整齐齐地摆成了一排。
    在应对有些棘手的顾客时,他有一套软硬兼施的办法。多数情况下,“软言软语”就能使形势得到缓和,但也有极少数情况,李博选择硬碰硬。
    有阵子,店里先后来过两个“聋哑人”,体验完了都表示不舒服,打字告诉李博要退钱,并且要求给他们“找真人”。见多了世面的李博立即明白了,这是“敲竹杠”的团伙派来“踩点”的,李博丝毫没有怯让,直接赶走了他们。
    ?
    报废硅胶娃娃的头颅。
    ? ? 从不消费的客人
    为了招徕顾客,爱爱乐常常需要发传单。李博手机里有几百个招临时工的微信群,有一次招来了阿毛。
    阿毛“脑子不太好”,到处也找不到工,身体看起来也不是很健康,他会定期去献血,其实是为了换点营养费过活。李博曾提出包食宿留他,可阿毛拒绝了,至今仍然往返于网吧和献血车之间。
    来帮李博发传单的还有杨姐。杨姐是70后,当年的大学生,以前在陕西一家国企上班,被领导陷害关到了精神病院,出来后就在深圳流浪,执着地要再找份体面的工作,却总是被野鸡学校和中介所骗,常落得有上顿没下顿。李博想联系她家人把她接回去,可是杨姐对家里的情况非常抵触,只字不提。
    ?
    空闲时间,李博在店里刷手机。
    4月初,李博刚开门,杨姐一下子就钻进了店里,李博知道她可能是没钱了。
    “大姐,吃饭没有?”
    “吃了,吃的馍馍。”
    “那身上还有钱吗?”
    “嗯……”杨姐顿了一下,“李老板,我知道我还欠你很多钱,但是我迟早会还你的,你看现在能不能帮我充99块钱话费?”
    李博给她充了,并不在意她会不会还,想到疫情闹了这么久,杨姐还在,心里就宽慰了些。
    前两天,李博看到一则临时工招聘,开价300块钱,马上就想到杨姐可以去接活儿,可是给她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接通。
    “估计哪一天她饿肚子了,就又会回到我这里来了。”?李博望着门外,喝尽了最后一口茶。
    ?
    每次顾客消费完,店员都要对娃娃进行清洁、消毒、整理仪容等工作。
    如今,小龙是店里唯一的员工。
    小龙当初刚到深圳就丢了行李,只剩个手机在身上,看到临时工群里李博发的招工信息,就找上了门。李博先是带他去吃了饭,又注意到他趿拉着的拖鞋早已开裂,趁着他吃饭的时间,去劳保店给小龙买了双拖鞋。
    后来李博去福建走亲戚,想到小龙只有一双鞋,穿久了会脚臭,就又给他带了双莆田的牌子货。小龙看见这么好的鞋,很不好意思,带了很多老家的茶叶回谢李博。
    “会客厅里喝的茶叶就是小龙带的。他每个月3500块的工资都存起来的,每天晚上都和家里人视频。店里的娃娃也一次没玩过,和外面那些工厂里的男孩子不一样的。”
    ?
    小龙在给娃娃梳头。
    爱爱乐在深圳的龙华区,工厂多,人员杂,每当招工量扩大的时候,不少厂子会降低门槛招劳务派遣。附近的某电子厂曾经有一批新到的员工,凭着自己的工牌卡去办3000元额度的信用卡,钱花完把信用卡丢了,就以为不用还,债务也不存在了。这些工人前脚刚来深圳,后脚人就进了局子。
    看着这些浪潮般涌来又退去的“厂里的男孩”,李博既交心又担心。
    “年轻时种因,年老了得果,但现在很多小孩都对未来不抱希望了,挣三千花五千,快活一天是一天。他们没有婚姻没有家庭,以后下场很凄凉的,我也常劝他们要早做打算,大海就很好,我要是女人我都愿意嫁给他。”
    我望向大海,他正陷在沙发里,笑眯眯地握着手机和高三的妹妹聊天,叮嘱她要认真上网课。
    ?
    李博在会客厅里和客人聊天。
    大海原本是店里的客人,玩过两次娃娃,现在成了会客厅“钉子户”,白天到店里喝茶聊天,傍晚去跑外卖,夜里去做保安,每个月准时给家人打钱,还揽下了妹妹每月500块的生活费。
    “考上了肯定要读的,我自己的事情暂时不想了,妹妹出头了就好了。”大海笑得很满足,身上的短袖衬衫略微发紧,胸前印着白色的“Happy”。
    ?
    ? ? ?“怎么有男人喜欢这个?”
    ?
    门口忽然传来了尖尖的笑声,循声望去,是两位女士。
    她俩是李博从隔壁美甲馆请来的化妆师,一位叫彩姐,体形丰满,穿着热裤短袖,抓着一个大化妆包;另一位是她的徒弟小兰,文文静静,是来观摩的。
    “拍不到我脸吧?真拍不到吧?”彩姐向我再三确认,才开始给娃娃们化妆。
    ?
    每隔几天,李博都要请化妆师过来给娃娃们补妆。
    “姐,你觉得娃娃的妆好化吗?”
    “比起真人没有那么‘事儿’。”刚开始,彩姐没多说,我想是镜头束缚了她的表达。直到男摄影师下楼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们3个女人时,彩姐的话匣子才一下子打开。
    “姐,你看这些娃娃第一眼什么感觉?”
    “我觉得好吓人,有点怕。怎么有男人喜欢这?我就搞不懂,为什么不找个真人搞?——虽然比真人好看些,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使劲戳呢,但是只有那种变态的男的才来吧。”
    彩姐语速很快,小兰也在边上附和。我又多问了几句,发现她们都不能接受男友玩娃娃,甚至宁愿原谅男友出轨嫖娼,也不愿意理解对方“玩娃娃”。
    ?
    彩姐正在给娃娃画口红。除此之外,只需要贴睫毛、打腮红就可以了。
    送走了彩姐和小兰,我顺着刚才的话题和李博聊了起来。
    “那些不能接受娃娃的女人,你怎么看?”
    “食色性也,人要吃饭就要有性,没有才不正常——你没发现那个胖胖的女孩子有点‘作’吗?她这样的女孩子很典型,生活在动画片中,不现实。现在的女孩子都要找高富帅,但哪里有那么多高富帅呢?”
    “那家里的女性是怎么看你这行的?”
    “我老婆啊,谈不上反对,也说不上支持,就说我脑子里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呢,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都见过,在我这里把玩具当玩具,是再正常不过的,那把人当玩具的,才是神经病变态。”
    ?
    对面是高层住宅,因此“爱爱乐”的大多数房间都没有窗户。这是店里唯一能看到窗外风景的房间。
    话音刚落,一位男顾客蒙着黑色的口罩,蹑着脚步走进了店,李博立刻起身换了笑脸,热情地领着他上了二楼。
    一旁的大海忽然哈哈大笑,要我看个好笑的新闻。他把手机递给我,破碎的手机屏下是一则蟊贼偷充气娃娃被监控摄像头拍下的视频。
    “如果没有充气娃娃怎办理,毕业证,文凭,成绩单,学历认证,留信认证,学位证,学历,本科,硕士,假文凭,假学历,文凭认证,么办呢?”

Oglądasz 1 wpis (z 1 wszystkich)

Musisz zalogować się, by odpowiedzieć w tym temacie.

Twoje korzyści z rejestracji

  • Kody rabatowe na ubranka dla dzieci wysyłane na Twój e-mail
  • SMS ze zniżkami do sklepów z zabawkami
  • Zaproszenia do darmowych szkoleń online z nagrodami
  • Udział w społeczności Mam na forum
  • Darmowy newsletter z poradami dla młodych mam i kobiet w ciąży
  • Bezpłatny e-magazyn Niebieskie Pudełko
  • Podcasty tematyczne, infografiki oraz webinaria do pobrania
  • Bezpłatne poradniki do pobrania w PDF
  • Konkursy z nagrodami
  • Udział w Niebieskim Konkursie
ZAREJESTRUJ SIĘ
Advertisement

Pakiety

Pakiety

Placówki